《无暇赴死》没空上映先看007电影海报吧

作者:gd视讯 发布时间:2021-03-02 17:23

  最新一部007电影《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近日再度官宣推迟至2021年10月公映。在007电影官网上,2020年9月发布的定档海报犹在,彼时说的是当年11月公映。结果没过多久又出消息,改在2021年4月公映,现在又改在了10月!公映日期一改再改,去年发布的定档海报却几乎照搬照抄:身着戗驳领礼服的丹尼尔·克雷格戴着欧米茄腕表,手擎PPK,目光炯炯如故。

  何不改在线上放映?潮流浩浩汤汤,但制片人布洛克利兄妹似乎铁了心排除万难也要让这部电影进全球院线年首部《诺博士》问世以来,半个多世纪巍然不倒,同广大观众早已有了“影院见”的默契。恐怕这也是剧组美工师索性不改官宣海报,不怕你们不看的底气。

  去年年底,《电影海报艺术史》一书由中国画报出版社出版。作者英国人恩•海顿•史密斯“引言”里开宗明义:“作为电影放映前的宣传方式之一,电影海报几乎是紧随着电影的诞生而面世的。在网络和流媒体出现之前,在电视、DVD、视频出现之前,在预告片、电子媒体手册、名人采访、电影期刊、影迷杂志,甚至在电影明星的宣传之前,电影海报就诞生了。一百多年来,这种最简单的电影营销方式一直是最有效的。海报的尺寸不断变化,风格也紧随时尚潮流,不过其功能从未改变,那就是推销电影。”

  一本以编年史体例写就的电影海报历史,由一家画报出版社出版显然挺合适——毕竟追本溯源,当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电脑普遍应用于绘图制版前,电影海报大都是手绘图画的印刷品。绘画手法的风格除了水粉以外,还有版画、素描 、漫画等。我们儿时对于电影宣传的印象,除了报章上的“小豆腐块”,电影院橱窗和展墙上的海报——影片卡司(导演和主演)自然一望即知,海报设计以及由此凸显的剧情亮点,都是左右人们是否买票进场非常关键的因素。这同现而今刷刷朋友圈,被影片宣传病毒营销的图片和小视频轮番轰炸,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五分钟》(1929)安纳托利·贝尔斯基的设计是俄国构成主义海报的重要作品。

  历史上,电影海报的绘制不乏出自大师手笔。是以当海报逐渐退出它所主导的视觉艺术舞台前,早已进入到了艺术品收藏领域。《电影海报艺术史》一书中,作者介绍说,海报收集兴起于19世纪末,当时朱尔斯•谢雷特用平版印刷创作了巴黎的社交场景宣传画。随着海报这种新兴艺术受欢迎程度的逐渐消退,大众收集各类海报的热情也慢慢衰减。到了20世纪60年代,收集海报的兴趣再次兴起,并且转移到了电影海报的收集。海报收藏变得有利可图。

  就当下电影海报拍卖市场的情形看,依旧是在品相完好的基础上,遵循着“越老越值钱”的定律。电影诞生之初,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颇具影响力的一些电影的海报,才是藏家竞逐的“尖货儿”。《电影海报艺术史》的作者就此指出,“20世纪20年代各种艺术运动和电影海报设计融合在一起,为电影创造了非凡的景象。这其中德国表现主义和俄国构成主义对电影以及电影海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27年的经典默片《大都会》,电影海报出自德国画家弗里茨·朗的手笔。1932年环球影业出品的《木乃伊》——此乃近年来环球构建“暗黑宇宙”的早期发轫之作。这两部电影的海报在近二十年来,可谓专场拍卖上的状元、榜眼和探花(《大都会》的海报不止一张上榜)。

  作为全球知名的影视娱乐纪念品公司之一,美国“道具商店”(Prop Store)素以出售与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相关的稀有道具和商品而闻名。起码从2018年开始,连续三年的年底,“道具商店”都会举办电影海报专场拍卖,早期邦德电影海报每每都作为“压卷之作”现身。

  2020年10月的Prop Store拍卖会,呈现了100多幅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的海报和相关艺术品。一张未经修复的,英国公映时的《诺博士》(1962)海报估价最高,预计价格在8,000到10,000英镑之间。值得一提的是,1967年的间谍喜剧电影《皇家赌场》(大卫·尼文饰演邦德,伍迪·艾伦出演反派)虽然不在米高梅出品“正朔”之列,却也旁逸斜出很是惹眼——一幅当年的电影海报估价为2,000-4,000英镑之间。

  2020年10月31日,首任邦德饰演者肖恩·康纳利去世,享年90岁。当年11月5日至12日,苏富比(Sothebys)在伦敦邦德街(Bond Street)上出售近200张原始电影海报,照片和宣传材料,专门献给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不好说是不是沾边肖恩离世消息的哀荣——他在1965年、1967年分别出演的《霹雳弹》(Thunderball)、《雷霆谷》(You Only Live Twice)电影的海报都被估价在15,000-25,000英镑之间,显然比上个月Prop Store拍场上的行情涨了不少。

  值得一提的还有,明年(2022年)就将是007系列电影诞生60周年——希望从2019年延期至今的《无暇赴死》,不要成为60周年“献礼片”。苏富比(Sothebys)拍卖行此次詹姆斯·邦德专场海报集历时60年,从《诺博士》到即将发行的《无暇赴死》,涵盖了这一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电影系列全部25部电影。从早期的康纳利时代电影海报中鲜艳的色彩,量身定制的西装和漂亮的“邦德女郎”,到今天由丹尼尔·克雷格代表的更黑暗,更现代的Bond。

  恰如《电影海报艺术史》作者所言,“一些海报并没有多高的货币价值,但经常被作为电影营销风格的风向标,因而文化上具有重要意义。海报设计所强调的重点稍许改变,或许就会影响人们观察电影某个特定时代的方式。”该书将20世纪60年代的电影定义为,“最能代表连接旧世界和新世界的桥梁。与此同时,越过道德界限、打破禁忌的故事,露骨的性、暴力的语言也开始出现。”这样的判语多少点名了007系列电影诞生的行业背景。

  1962,米切尔·胡克斯为邦德系列第一部作品《诺博士》设计海报,除了旗帜鲜明地宣告这是“第一部邦德电影”,海报凸显了这部动作惊险片的情色意味——片中四位和邦德分别有过交集的女性角色,在“ladys man”肖恩·康纳利身旁被依次罗列,占据了海报三分之二的空间,大反派“诺博士”仅仅在海报的边角显出半个身位。1963年第二部邦德电影《来自俄罗斯的爱情》(From Russia With Love)和1964年《金手指》(Goldfinger)的海报,一个色调偏冷(令人联想到苏联广袤的冰原)、一个色调金黄,都将邦德和邦女郎间的爱欲纠葛作为主题,反派的形象则被安排在海报的边边角角,或干脆隐匿在黑色部分中。

  随着1965年,第四部作品《霹雳弹》的问世,罗伯特·麦金尼斯和弗兰克·麦卡锡一起被任命为邦德形象设计师,007的经典形象开始逐渐勾勒成型。邦德的代号007中的数字“7”,在海报中变形为花体字“LOOK”中的一部分,而黑、白字体间色的对比,也让人联想到邦德每每出现在高端社交场合时身着黑色礼服、白色衬衫的经典造型。需要指出的是,肖恩·康纳利和詹姆斯·邦德是一对相互成就的银幕关系,随着007电影一部比一部热映,“康纳利”的英文姓氏在海报上的位置也越发醒目,并有设计感。而当康纳利第一次离开这个系列时,他的继任者乔治·拉赞贝,只是1969年《女王密使》(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海报上演职人员名单中的一个名字。

  1971年《永恒的钻石》(Diamonds Are Forever),肖恩·康纳利正式回归,海报除了照例凸显了他的名姓,更第一次将007中数字“7”后面加缀一根枪管,这在后来成为007系列电影的典型标志之一,沿用至今。罗伯特·麦金尼斯善于在绘图中强调女性的态度和性感。他还负责过奥黛丽·赫本在《蒂凡尼的早餐》 宣传活动中的形象塑造,后来又为科幻电影《太空英雌芭芭丽娜》 设计了海报,重新定义了简·方达的银幕形象。麦金尼斯的创作生涯延续到新世纪后,2004年还曾为皮克斯动画片《超人特工队》设计宣传海报。

  肖恩·康纳利生前曾被家暴丑闻缠身,早期007系列电影中也常有邦德为了获取情报掌掴邦女郎的桥段——与电影中女性形象的演化相应,海报上女性形象的位置也多少显示了女权运动的发展和变化。基本上,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的007电影海报中,画面中总是有三个以上的女性角色,邦德被她们包围并保持着经典的拿枪造型,而邦德女郎则都以性感的姿态出现,她们的胸部和臀部总是指向邦德的方向或与邦德的身体接触,这被认为是表明了他们之间呈现的是“诱惑与被诱惑的关系”。从70年代中期至今,特别是冷战结束后。007电影海报上女性角色开始减少,有时是一名邦女郎(和邦德属于同一阵营),顶多是两名邦女郎(一正一邪或左膀右臂)。邦德和邦德女郎形象之间不像之前那样具有明显的体量分野和矢量指向,“这表明邦德女郎不再依靠邦德,她们更加独立,与邦德站在同一个位置。”

  第一任邦德饰演者的候选名单中,曾出现过加里·格兰特这样希区柯克电影中的常客——肖恩·康纳利在小有名气后,也出演过希区柯克电影《艳贼》(Marnie,1964)。《西北偏北》(North by Northwest,1959))可以说是希区柯克谍战类型片中的集大成之作,在索尔·巴斯为这部电影设计的海报中:加里·格兰特饰演的罗杰·桑希尔向后自由落体状跌落,似乎穿过了一系列正方形和长方形的框架。中间一个黑色和红色的方块中,爱娃·玛丽·森特饰演的角色向他开了一枪。毫无疑问,除了男主角的形象没那么英明神武,角色关系的呈现上其实已经蛮有007电影“内味”了。

  20世纪60年代初,东西方之间,特别是苏联和美国之间日益加剧的对峙危机(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爆发)。反映在电影中,便是谍战惊悚片拥有并巩固了其突出的地位。与50年代间谍电影往往在剧情中简单地呈现好与坏的二元对立不同,60年代,一批严肃的谍战影片开始对西方政府和供职情报机构直接提出不信任,并表现出某种对现实世态的反思和人性层面的悲观——是的,尽管伊恩·弗莱明的007 系列影片在那十年里占据了票房的主导地位,但间谍题材也提供了另一种更加微妙、低调且落地的可能性。

  《谍网迷魂》 (1962)这些方块的颜色参考了美国国旗。海报顶部包含黑色,表明美国生活中存在着邪恶。演员的表情和附图增添了不安感。

  这些影片中的西方间谍不再仅仅是自觉自愿按既定规则行事的英雄,他有时不得不越权,甚至是越级完成工作,而这恰恰说明时代或许正在进入意识形态的对立不再那么泾渭分明的新时期。《谍网迷魂》(The Manchurian Candidate,1962。2004年该片被翻拍,丹泽尔·华盛顿、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是这十年里第一部严肃的间谍片,呈现了一个远离同年上映的《诺博士》中异国情调的世界。海报上的方块颜色参考了美国国旗色,而红白蓝之上的黑色色块,则表明美国社会的生活中同样隐藏着邪恶与不堪。

  《柏林谍影》 (1965)约翰·勒卡雷的小说已经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所以没有必要去宣传它的类型。然而,这部电影暗示了一个远离邦德的魅力及其模仿者的世界。

  三年后,约翰·勒卡雷低调阴暗的间谍小说《柏林谍影》(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1965)被搬上银幕,这部黑白电影紧张而幽闭。理查·伯顿饰演的英国特工,一开始对筑起高墙的国度深恶痛绝,当他身负任务置身其间,却逐渐发现事情远不是那么简单……这部电影的海报异常简约,除了多少捎带上东德人民的“翻墙史”,理查·伯顿饰演的特工所在的位置其实不在墙的东面,也不在西面!那堵墙似乎正好从他身前当胸穿过。约翰·勒卡雷在2020年年底过世,不少影迷又重新翻出这部老电影,那是一个远离了邦德的魅力及其模仿者的世界。


gd视讯